联系我们
手机:13603713455
电话:0371-63290622
邮箱:zhmlaw@126.com
地址:郑州市郑东新区中兴南路与商鼎路交叉口往南500米河南商会大厦22层
重大责任事故背后渎职犯罪的成因及对策
作者:采集侠   发布时间:2014-04-07   点击:    【返回列表】

重大责任事故背后渎职犯罪的成因及对策

大冶市人民检察院办公室副主任 邹春华

 

    渎职犯罪是指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玩忽职守,或者利用职权徇私舞弊,违背公务职责的公正性、廉洁性、勤勉性,妨害国家机关正常的职能活动,严重损害国家和人民利益的行为。重大责任事故犯罪是指工厂、矿山、林场、建筑企业或其他企业、事业单位的职工,由于不服管理,违反规章制度,或者强令工人违章冒险作业,因而发生重大伤亡事故或造成其他严重后果,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近些年来,由于矿产资源价格飞涨,一些部门或个人为谋求最大经济利益铤而走险,违规操作、忽视安全,致使各种安全生产责任事故频频发生,给国家和人民的生命财产造成重大损失。究其原因,很大程度上与负有安全生产监督管理职责的一些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工作严重不负责任,尤其是个别党政干部、行政执法人员受利益驱使滥用行政权力有着直接关系。因此,渎职犯罪是导致发生重大责任事故不可忽视的主要原因。笔者拟结合近几年来我院查处重大责任事故背后的渎职犯罪情况谈一些粗浅的认识。

 

    一、近年发生的重大责任事故情况

    近几年来,我市的安全生产形势严峻,安全责任事故频繁发生,重大责任事故主要有:2002年刘仁八镇狮子山铜矿“4·29”冒顶事故,造成死亡5人,失踪1人,直接经济损失100万余元;2004年金湖街办泉塘铜铁矿“5·9”冒顶事故,造成死亡4人,伤2人,直接经济损失120万余元;2004年还地桥柯加山煤矿“5·23”冒顶事故,死亡3人,直接损失60万余元;2006年还地桥振兴煤矿“9·3”透水事故,死亡6人,直接经济损失137万元;2007年3-4月份,又是事故频发,重大事故有:金山店镇龙口二排铁矿“3·12”冒顶事故,死亡2人,直接经济损失30万余元;大箕铺镇大志山铜矿“3·31”透水事故,死亡6人,直接经济损失120万余元;还地桥镇红峰三井煤矿“4·11”透水事故,死亡3人。上述事故对人民群众的生命和财产安全造成了严重危害,经成立事故调查组调查,无一例外均是责任事故。在事故原因查明,赔偿完结后,对事故背后的渎职行为却极少追究刑事责任或打击不重,不能不引起执法机关的思考。

 

    二、重大责任事故频发的原因

    重大责任事故频繁发生,根据笔者调查的情况,主要有以下原因:

    1、矿业主安全生产意识淡薄

    一些企业在贯彻执行安全生产方针政策、法律法规时不认真负责,安全管理不到位,企业负责人及安全监督人员责任意识淡薄,思想麻痹。特别是近年来,随着铁矿、铜矿、煤矿等矿产资源价格的猛涨,在高额利润的刺激下,一些矿主争相私开滥挖,掠夺国家矿产资源,为抓紧时间获利,根本不对工作人员进行安全培训,即使培训也是走过场。比如今年金山店镇发生的“3·12”冒顶事故,新工人3月5日到矿,3月6日就下井采矿,安全培训当然就被丢弃一边了。此外,还有少数矿主本是为追求短期获取暴利,抱着赚一把就走的心态,不愿对安全生产进行过大投入;或认为矿山开采即使出了事故,赔偿后仍然获利,故而根本无视生产安全。

    2、监管部门或人员监管不力

部分安全监管人员没有真正树立“安全第一”意识,安全检查流于形式,即便对在检查中发现的安全隐患,也只是以口头或书面形式责令整改,没有对整改情况跟踪监督,更没有采取果断措施消除安全隐患。如5·9”冒顶事故、安全监督和国土资源管理部门虽下达了停产整顿通知书,但均未对整改情况跟踪监督,更没有采取果断措施消除安全隐患。

    同时,权力商品化在个别地方的安全监管部门和少数监管人员中不同程度地存在,重收费,轻管理,甚至搞权钱交易,为部门或个人谋取私利,给不法矿主当“保护伞”,对整顿关闭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的厂矿,态度不坚决,查封不得力,督查不严格,致使本应关闭的厂矿,有的借“资源整合”为名继续非法生产;有的借技改基建和改建为名,逃避整顿关闭;有的走过场,来检查就停,走了就生产,使上级的整改无法落实,从而造成重大安全事故发生。如“3·12”事故和“4·11”事故的发生正是上述原因导致。

    3、查处困难打击不力,不足以遏制事故频发

面对频发的矿难,以追究相关责任人的责任为重要手段来遏制矿难发生,一直是全社会的共同呼声。虽然检察机关肩负查处矿难背后渎职案件的职责,但由于种种原因,导致查处还比较困难,打击力度不够,主要原因在于:一是行政执法部门与司法部门之间的配合不够。检察机关虽介入事故调查,但联合调查组的结论没有给到检察机关;对于发生矿难的单位,其主管人员往往愿意接受纪律处理,不愿其人员受到法律追究,对安全监督人员的调查往往得不到相关部门的积极配合。二是对案件的移送制度执行不够。有的领导受不正确的政绩观、情感因素的影响,为保住本人和单位的所谓“政绩”,不愿把本单位和本部门发生的渎职侵权犯罪案件线索移送检察机关依法查处,不支持检察机关依法办案,使检察机关很难尽快掌握实际情况,造成案件调查取证难。三是地方保护主义对司法机关查办案件干扰大。有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和少数领导对事故中的渎职犯罪存在模糊认识,对查办渎职犯罪案件的重要性认识不到位,重视不够,认为渎职犯罪主要表现为过失犯罪,其危害后果不像刑事犯罪那样恶劣;其行为又多是发生在履行职务过程中,属“因公犯罪”,情有可原。对追究重大事故责任人,处理涉嫌渎职的干部,说情多,干扰大。四是重调查,轻处理。一些地方和部门,在对事故调查取证时,虽能进行调查,但在进行责任追究和处理时,往往从轻从窄刑事责任追究偏轻。而对发生事故的煤矿进行停业整顿也不彻底。责任追究“失之于宽、失之于软”,不具威慑力,导致一些人责任意识淡薄,工作“严不起来,实不下去”,安全生产隐患得不到及时处理,导致重大责任频频发生。对重大责任事故直接责任人的刑事责任追究不力,该追究的得不到追究,已追究的刑罚偏低。一些直接责任人已判刑的刑期偏短,许多生产经营者不知道发生重大责任事故会被追究刑事责任,导致在经济利益驱动下,仍然有人置法律于脑后,无视安全生产的技术规程,置人民生命财产于不顾,无证生产,违章操作,只顾赚钱,要钱不要命。同时,负有监管职责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往往缺乏依法行政和行政责任意识,不作为,乱作为,监管不到位,纠正不力,甚至一些机关部门或干部甚至是领导干部以各种方式获利而徇私舞弊,导致重大责任事故频繁发生。我市近几年来查处的安全事故有关涉嫌渎职人员基本未受到刑事追究或处理过轻就充分说明了这一点。重大责任事故追究不了其背后的渎职犯罪或即使追究而处理过轻,就会导致安全监管不力,就必然无法有效遏制事故的发生。

 

    三、遏制渎职行为造成重大安全事故的主要对策

分享到: 更多
网站简介  |  律师团队  |  服务范围  |  收费标准  |  联系我们  |  团队荣誉  |  经典视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