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手机:13603713455
电话:0371-63290622
邮箱:zhmlaw@126.com
地址:郑州市郑东新区中兴南路与商鼎路交叉口往南500米河南商会大厦22层
拆迁安置协议中涉及遗产继承纠纷可以另行提出民事诉讼解决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8-05-06   点击:    【返回列表】
【裁判要点】
六上诉人与朱国永是亲属关系,其中朱新永、杨洋等人又是本次城中村改造的对象,能够认定六位上诉人对朱国永参与城中村改造是明知的。在朱国永与中原区政府签订补偿安置协议的过程中,六位上诉人并未提出异议,且有柿园村委会、柿园村第九村民组出具的证明,中原区政府有理由相信朱国永能够代表家庭处置涉案财产。朱国永代表家庭与中原区政府签订被诉补偿安置协议的行为应认定为有效。上诉人主张涉案房产的部分房产是宋玉琴、朱文庆建造,还有部分是朱新永单独建造等等,要求对该部分房产的补偿安置进行分割、继承,该主张可以通过民事诉讼途径解决。


【基本案情】
上诉人(一审原告)朱新永,男,汉族,1963年6月2日出生,住郑州市中原区。
上诉人(一审原告)朱雪成,男,汉族,1950年12月20日出生,住郑州市中原区。
上诉人(一审原告)朱爱菊,女,汉族,1955年2月28日出生,住郑州市中原区。
上诉人(一审原告)韩培培,女,汉族,1985年8月24日出生,住郑州市中原区。与杨洋系姐弟关系。
上诉人(一审原告)杨洋,男,汉族,1991年1月23日出生,住郑州市中原区。与韩培培系姐弟关系。
上诉人(一审原告)朱梅菊,女,汉族,1969年11月15日出生,住郑州市中原区。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郑州市中原区人民政府,住所地郑州市桐柏路200号。
法定代表人乔耸,区长。
一审第三人朱国永,男,汉族,1967年5月10日出生,住郑州市中原区。
上诉人朱雪成、朱爱菊、韩培培、杨洋、朱新永、朱梅菊因与被上诉人郑州市中原区人民政府(以下简称中原区政府)、一审第三人朱国永行政协议一案,郑州市铁路运输中级法院一审审理查明,案外人朱文庆(系朱雪成、朱爱菊、朱新永、朱梅菊、朱国永的父亲,韩培培、杨洋的外祖父)于1982年取得郑州市郊区人民政府颁发的郑郊宅字NO.0006889号宅基地使用证,证载宅基地住址位于须水公社柿园大队陈五寨村陈五寨东生产队,面积为0.6亩。1983年,朱文庆及其配偶宋玉琴在涉案宅基地上建成5间房屋。1992年朱文庆去世,其配偶宋玉琴与朱国永在涉案宅基地上共同生活,直至2006年宋玉琴去世。拆迁时,该涉案宅基地上共建房4次,建成房屋28间。2013年9月,中原区政府成立郑州市中原区柿园村东陈伍寨城中村改造指挥部,对中原区柿园村第九村民组(东陈伍寨)进行城中村改造。柿园村委会及柿园村第九村民组(东陈伍寨)确认朱国永为该宅基地的实际户主,且是涉案宅基地上附属物的所有人,中原区柿园村东陈伍寨城中村改造指挥部据此与朱国永签订了涉案拆迁补偿安置协议。朱雪成、朱爱菊、韩培培、杨洋、朱新永、朱梅菊认为其合法权益受到侵害,提起行政诉讼。


【一审判决】
郑州市铁路运输中级法院一审认为,案外人朱文庆是涉案宅基地使用权人,1992年朱文庆去世后,其配偶宋玉琴与朱国永在涉案宅基地上共同生活。在东陈伍寨村城中村改造过程中,对本村宅基地使用情况最为了解的柿园村委会、柿园村第九村民组认定朱国永系涉案宅基地户主及地上附属物的所有人,并出具宅基地户名变更说明、东陈伍寨宅基地土地建筑物、附属物调查摸底登记表等材料。朱雪成、朱爱菊、韩培培、杨洋、朱新永、朱梅菊认为柿园村委会、柿园村第九村民组出具的宅基地户名变更证明没有效力,结合杨洋签订拆迁补偿安置协议的有关材料,可以确认宅基地户名变更证明是柿园村委会、柿园村第九村民组处理宅基地实际使用情况的一种方法;朱国永的宅基地户名变更证明没有原所有人朱文庆的签名,是因为朱文庆早已去世,实际无法签名,不能否定朱国永使用该宅基地的事实。朱雪成、朱爱菊、韩培培、杨洋、朱新永、朱梅菊在涉案拆迁补偿安置协议签订前并未提出异议,中原区政府根据柿园村委会、柿园村第九村民组出具的材料,认为朱国永符合《中原区柿园村第九村民组(东陈伍寨)城中村改造拆迁补偿安置方案》的条件,与朱国永签订涉案拆迁补偿安置协议并无不当。陈伍寨村已于2013年底拆迁完毕,涉案宅基地上房屋早已被拆除。朱雪成、朱爱菊、韩培培、杨洋、朱新永、朱梅菊认为在拆迁时,涉案宅基地上有案外人朱文庆、宋玉琴所建房屋,其享有继承权,但并未通过民事诉讼确认案外人朱文庆、宋玉琴的遗产及各自的继承份额,可通过其他途径予以解决。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驳回朱雪成、朱爱菊、韩培培、杨洋、朱新永、朱梅菊的诉讼请求。
【二审判决】
上诉人朱雪成、朱爱菊、韩培培、杨洋、朱新永、朱梅菊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上诉称:(一)涉案房屋所有权并非朱国永一人所有,涉案补偿安置协议中的28间房屋中,北屋8间(其中楼梯半间)由朱新永1986年8月单独出资建造,东屋2间由宋玉琴1996年出资建造,2006年宋玉琴与朱国永共同生活期间又建造房屋13间,朱文庆、宋玉琴建造的房屋应作为遗产分割继承。(二)涉案宅基地原使用权人为朱文庆,朱国永未经其他继承人同意变更宅基地使用权人不符合法律规定。(三)一审法院以柿园村委会及柿园村第九村民组(东陈伍寨)的确认认定朱国永为宅基地使用权人、房屋所有权人错误。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撤销中原区政府与朱国永签订的补偿安置协议。
被上诉人中原区政府答辩称:(一)涉案宅基地的使用权人、宅基地上所建房屋及附属物的所有权人均为朱国永,朱国永户籍亦在该宅院。拆迁指挥部依据朱国永提交的材料,并结合此前附属物普查登记表以及柿园村委会、村民组出具的证明等材料与朱国永签订协议,已尽到审慎审查义务。(二)柿园村组对涉案宅基地使用情况最为了解,能够证明有关事实。朱国永与拆迁指挥部签订协议期间,六位上诉人均知悉但未提出异议,显然不符合就涉案宅基地及房屋获得补偿安置的条件,六位上诉人不具有本案适格主体身份。(三)补偿安置协议是针对朱国永整个家庭签订,朱国永为家庭代表。指挥部无法厘清家庭成员之间如何分配补偿安置财产,所签订的协议符合补偿安置方案。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第三人朱国永辩称:(一)柿园村委会熟悉宅基地实际使用情况,在此次拆迁中分别为朱雪成、杨洋出具了宅基地使用权变更证明,朱雪成、杨洋依据变更证明与拆迁指挥部签订了补偿安置协议,因此,拆迁指挥部依据柿园村委会出具的宅基地使用权变更证明以及其他材料与朱国永签订补偿安置协议符合程序和实体的规定。(二)1992年2月朱文庆去世后,宋玉琴邀请其弟宋乃仓在朱雪成参加下,对宅基地和地上建筑物进行分割,将六分宅基地南边二分半及地上建筑物给杨洋的母亲朱兰菊,北边三分半及地上建筑物给了朱国永,当时签有分家协议。1995年朱国永申请一处宅基,经协商后与朱兰菊分家分得的二分半老宅院进行调换,并补偿10000元。杨洋获得补偿安置的就是朱兰菊调换后的宅基地。(三)六位上诉人主张的财产继承分割问题不属于行政诉讼审理范围,一审判决关于继承问题应当通过其他途径解决的论述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河南省高院认为:(一)中原区政府依据朱国永提交的朱文庆宅基地使用证,柿园村委会、柿园村第九村民组出具的宅基地户名变更说明以及宅基地土地建筑物、附属物调查摸底登记表等材料,与朱国永签订被诉的补偿安置协议,符合《中原区柿园村第九村民组(东陈伍寨)城中村改造拆迁补偿安置方案》的规定,尽到审慎审查的义务,中原区政府与朱国永签订补偿安置协议并无不当。(二)六位上诉人与朱国永是亲属关系,其中朱新永、杨洋等人又是本次城中村改造的对象,能够认定六位上诉人对朱国永参与城中村改造是明知的。在朱国永与中原区政府签订补偿安置协议的过程中,六位上诉人并未提出异议,且有柿园村委会、柿园村第九村民组出具的证明,中原区政府有理由相信朱国永能够代表家庭处置涉案财产。朱国永代表家庭与中原区政府签订被诉补偿安置协议的行为应认定为有效。(三)六位上诉人主张涉案房产的部分房产是宋玉琴、朱文庆建造,还有部分是朱新永单独建造等等,要求对该部分房产的补偿安置进行分割、继承,该主张可以通过民事诉讼途径解决。综上,朱雪成、朱爱菊、韩培培、杨洋、朱新永、朱梅菊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法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一审判决。
二审案件受理费用50元,由朱雪成、朱爱菊、韩培培、杨洋、朱新永、朱梅菊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二审案号:(2016)豫行终2831号
二审合议庭成员:宋炉安 别志定 刘洋洋


分享到: 更多
下一篇:没有了
网站简介  |  律师团队  |  服务范围  |  收费标准  |  联系我们  |  团队荣誉  |  经典视频  |